圣若瑟残婴院的天使之约

 

校新闻网讯(记者 薛翔宇 摄影 吴晨)她一次又一次热切地伸出右手,“姐姐你好!我叫丫丫!我们做朋友吧!”“我有很多姐姐妹妹,我是这里最大的,我今年23岁了!”“我的姐姐叫雅涵,她今年30岁。”“我在这里工作…每个月?我一周能赚六块五毛钱呢。”她不是一个正常的孩子,她说的话也前后矛盾,她是圣若瑟残婴院的丫丫,她坚定地推开志愿者,“我不能让你帮忙,你是我的朋友,我怎么能让朋友洗碗呢?”

圣若瑟残婴院位于河北省沧州市任丘县,大片农田之中的一幢二层高的小楼是五十多个孩子和近二十位工作人员共同的家。2016326日,从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出发,经过近三小时的颠簸,我校的24位留学生志愿者以及3位中国学生在留学生志愿服务中心和留学生联络合作部的联合带领下来到这里,与这里的天使们不期而遇。

住在这里的五十多个孩子,大部分身体残疾比较严重,脑瘫儿童居多,其余患有自闭症、唐氏综合症、先天失明或癫痫等疾病。另外五十多位孩子经过治疗后身体状况较好,寄养到了普通家庭中。孩子们或许面貌与常人有异,有的行动不便,甚至无法用语言表达自己的想法。他们被父母抛弃,被疾病缠身,虽然不幸,仍然没有忘记微笑。

午后和煦的阳光下,轮椅上的点点在院子中央。她的两腿纤细地过分,两脚绷直,更像是优雅的芭蕾舞者。院子中,她和两位外国学生互相抛篮球、接篮球,当两手准确地抱紧篮球时,齐刘海下长长的睫毛遮盖不住眼里的明媚笑意,也能看到她在考虑把球投给谁时候眼里的机智与狡黠。

“圣若瑟”是西方传说中的耶稣养父,残婴院以此命名。孩子们在信奉天主教的郝院长和工作人员的引导下,成为基督的信徒,他们一起祷告,在不幸之后依旧心怀感恩。丫丫告诉志愿者,“我最喜欢刘颖(化名)阿姨,因为她每天给我的弟弟妹妹喂饭,很辛苦。”这里的近二十位工作人员在这里工作了近两年有的更久,他们包揽了孩子们生活的全部日常工作:洗衣,做饭,教书,扫地,给孩子做康复训练、喂饭、洗澡、缝衣服… …

 “慢慢,慢慢,”并不标准的中国口音断断续续,“张口,啊——,真棒!”来自越南的茶媚是这次的志愿者之一,她端起米饭拌着青菜的碗,一勺一勺地喂着一个行动不便的孩子。孩子的饭沾到嘴边,她用手轻轻地抹去;孩子的口水流到下巴,她用纸帮他擦去;孩子吃得太快太大口,她拍拍他的背说“慢慢,慢慢”,然后在孩子成功吃下一口后摸摸他的头告诉他“你真棒”。不大的餐厅里,二十多位志愿者三三两两地帮助每个不能自理的孩子吃饭,孩子们歪头笑,拍手,在轮椅上乱晃,用非语言的方式和志愿者沟通,用上扬的眼角表达他们的谢意。

春色满园,不敌春日温情暖暖。

楼前的院子是孩子们日常休闲活动的场地,生锈的蹦蹦床和几架褪色的滑梯是他们仅有的室外娱乐设施。孩子们手拉着志愿者,发出声音想吸引另一个志愿者的注意,围了半圈在院子里观看志愿者准备的节目。又唱又跳的《小叮当》和《两只老虎》被这些二十岁左右的大学生以最简单幼稚的形式演绎出来,他们脸上的笑温柔而真切,配乐和舞蹈只是为了更好地让孩子们感受欢乐。

一个男孩子从志愿者中间磕磕绊绊地走过,嘴里还唱着志愿者们表演过的《三只小熊》。经典的童话故事《小兔乖乖》被外国学生以话剧的形式呈现,他们裹在毛绒绒的服装里,讲述着兔妈妈的三个孩子和大灰狼的故事。当《小兔子乖乖》的音乐响起时,站着的、被抱着的、轮椅上的孩子兴奋地拍手尖叫,摇晃着轮椅,表示欢乐。仅能发出的“啊——啊”的声音更像是饱含了千言万语,让志愿者更加卖力。

 “我不知道他们的梦想是什么,我的梦想就是以后开一所孤儿院,照顾这些孩子。我喜欢和他们当朋友,和他们在一起时,同样能让因远离父母而孤独的我感到开心。来之前,我觉得自己心里少了很多温暖,见到他们之后,才让我想起来生活是什么。”在留学生Lucy看来,这次活动不是他们对孩子们的给予,而是孩子们给了他们一个机会,感受生活,感受温暖。

志愿者们兴奋地跟孩子们合照,牵手、头碰头、眼神交汇、V字手,像是相识多年的老朋友般地亲密无间。一个弱弱的声音响起,“我也想给哥哥姐姐们唱一首歌”,她叫蕾蕾,双目失明,唱歌唱得极好。她站在人群中央,自己用手空着拍子,受众人瞩目,仿若巨星般浑身散发出自信的光芒。在她看来,对善待他们的哥哥姐姐,唱一首自己最拿手的歌是最好的回报。

“你是我的眼,带我领略四季的变换你是我的眼,带我穿越拥挤的人潮

你是我的眼,带我阅读浩瀚的书海,因为你是我的眼,让我看见世界就在我眼前… …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学院

地址:中国·北京市朝阳区惠新东街10号      邮 编:100029

邮 箱: sie@uibe.edu.cn     电 话: (86-10) 6449-2327 / 6449-2329     传 真: (86-10) 6449-3820